熊猫和松鼠的吵吵闹闹

设置字体大小:【 】 【打印】 【页面调色版  发布时间:2015-05-01


深秋时节,和暖的阳光,给苍苍的树林涂抹上一层朗朗金辉。

小山坡的竹林丛边,长着两株挺拔的大树。老松树几条枝干、横斜延伸出去,与浅黄的栗子树叶交织成一幅奇妙的图画。

松鼠灰灰,从高高的松树洞里探出头来,机灵的小眼睛,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围在铁栅栏里的大熊猫媛媛。

此时,媛媛仰面朝天,抱着一根柔嫩的箭竹,撕咬咀嚼,神情专注。

调皮的灰灰,爬出洞口,两条后腿向细枝上一夹,悬垂倒挂,尖声尖声的叫道:媛媛姐姐!你好舒服啊!饭来张口,这秋天可要把我累死了。

媛媛抱着嫩竹,坐起来,粗里粗气嗡嗡地回应:别闹腾,吃完早饭才有精神摆龙门阵。

唢唢唢,……哈哈哈,灰灰笑声里,带着鄙视的调儿。

媛媛火爆爆的吼两声:灰灰妹妹,你这机灵鬼,说什么话,又不和你争食,有什么好笑的?

灰灰:你真是好笑。身边一坡竹木有嫩笋嫩芽,有新枝新叶,那么密茂丰盛,你不去采食,偏要人类护着你,养着你,好笑,好笑,唢—唢—唢!

媛媛:我不稀罕!我也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有竹子有溪涧的大山林我都想去……

灰灰:那可是很紧张很危险的事。比如储存坚果过冬,跑遍了几山几岗,尾巴绒毛卡断好多呀!还差点被毒鹰抓去吃了。

媛媛:那才好耍!捉了迷藏,练了腿功,又把秋天的山野风光都玩遍了;灰妹儿,你晒太阳、采野果、钻树洞、修窝窠,为了自己的家,我有什么呀。

灰灰:来呀,你出来,我带路,秋游去!

媛媛:说白话,不牙疼吗?你没看见这高高的围栏,只有鸟能飞出去!

灰灰:憨笨!憨笨!你就不该长那么大的个头。你看我这身材多轻盈灵动?说着,灰灰后脚一松,刷地垂直飞扑下来,前腿抓住一根栗子树枝,又翻身向上,将绒厚绒厚的尾巴垫在背部,斜躺着身子,捧着一颗大栗子,咯吱咯吱的啃了起来,几片皮屑,直对媛媛头顶,撒了下去。嘻嘻嘻……憨笨、憨笨……。

被惹火了的媛媛,绕着铁栅栅转来转去,巴不得蹦出去,抓住灰灰,掰掉它两颗尖牙齿!出不去呀,无赖,只好坐在竹枝上喘粗气。过了好一会儿,媛媛找到了“说说”。

喂,机灵鬼,灰妹子,你就不知道,我和你不是一个族群的成员。我是熊猫种族,天生雍容华贵,黑白分明,憨厚诚实。你是鼠类种族,你那样子,永远是鼠眼斜腮,急跳乱蹦,狡狯偷玩,吃食不停。我才不笨呢,要是我身边有棵树,非爬上来收拾你不可!

灰灰可是口技高手,她学着金画眉,银铃般响亮的腔调:姐儿,姐儿!你祖祖辈辈穿件白大褂,戴幅黑眼镜。笨丑、笨丑……。你看我,那衣着,春下粽红凝重,秋冬银灰浪漫,轻盈,跳跃,来去无声;媛妞儿,笨丑,笨丑!

媛媛吵不过灰灰,气得昂昂叫唤。在流水渠边,狠狠的舔食了一阵清泉,侧着身子,就着温暖阳光,干脆躺在一堆鲜竹枝上,一动也不动的睡大觉,再不理会灰灰的瞎吵吵!

空气清新,微风拂拂,流水叮咚,多好的金秋哇,媛媛平心静气的享受着这一切。不知不觉,在秋虫低吟浅唱的祥和气氛里,真的睡着了。

灰灰此时急了眼,沿着松干、栗枝,上蹿下跳:媛媛姐,你醒醒,你起来,听见吗?妹妹我这是逗着玩的,我……。叽叽喳喳,跳跳叫叫,媛媛憨睡着,胸部呼吸起伏自然,安祥恬静。

灰灰趁秋天暖和,在栗子树上整修了一个窝窠,那是老鹳遗弃的,灰灰用来储存、晾晒新近采来的坚粒核果。她这会儿,嗖嗖跳近窠里,捧起一个大核桃果,又返回离媛媛最近的松枝上,咣—咣的咬嚼起来,大片大片的碎壳,落在媛媛的脸部和肚子上想要弄醒她。媛媛睡得深沉、香甜、纹丝不动!

灰灰又窜回窠里,捧一个更大的核果,照准媛媛肚子,扎下去,只见她,轻轻伸了一下四肢后,再没有丝毫反应!

口技高手灰灰,急里生智,竟学起大黄狗叫声:呜—汪、呜—汪,呜汪、呜汪的大叫起来。那叫声急促,抡拍抡板,是发起攻击时那种声响,映山映水,十分恐怖。这是紧急警报,通常是在遇了危险时,才用来向同伴、友好发出的警告!

媛媛警觉起来,耳朵一扬,浑身抖动,情况不妙!一翻身扑在竹枝上,用前掌蒙面,把头压得很低、深深地埋在两个前掌中间,并把背部高高的拱起来,像一堆黑黑的干草。她在用这样的伪装的办法,抵御危险。此时,这堆黑色的干草,微微颤动着,显得可怜、滑稽、可笑。

灰灰停止了叫唤,很得意的忽左忽右偏着脑袋,用斜斜的眼光欣赏她恶作剧的成果,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:叽叽—嗦嗦—哈哈—哈哈。

媛媛明白上了鬼精灵的当,抽身起来,直打喷嚏,嗷嗷—昂昂大吼:你—你,你什么妹妹,大清早起来就捉弄我,我那里烦过你,昨天你下来取葫萝卜,我送给你一大块玉米甜饼干……,你……你说要帮我逃出去……媛媛昂昂汪汪的数落着,后来竟哑然失声:呼喔,呼喔的哭叫起来。

若不是为了唤醒媛媛,灰灰不会使出欺骗姐姐这样狠招。听着姐姐这一哭诉,灰灰越觉理亏。她想起冬天,储存食物的树被白雪压倒,树洞被埋得深深的,掏不出核果充饥,自己一家就靠熊猫姐,每天省下苹果、葫萝卜,还有玉米窝窝头,度过了长长的冬季。姐姐她却嚼着冷雪沾结的竹枝竹叶……。想着想着,灰灰也禁不住哭了起来。先是抽噎,接着是放声嚎陶。这姐妹动的哭声,让这片林莽,变得悲凉起来。一个猴子家族吓得嘶叫着,四散奔逃。

这样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,熊猫姐姐,听到了灰灰的哭声,抬起头望着她的松鼠妹妹:灰灰,妹子,我们都别哭了,下来吧,姐姐爱你,姐姐需要你,到铁栏外边来,摆龙门阵。

灰灰知道熊猫姐姐的宽厚秉性,毫不迟疑的跳下树枝,越过草丛,竖着身子环望四周,一派宁静的青青世界,知道没危险,便欢快的扒在栅栏上,嗲声嗲气地叫声:姐姐!妹儿不好,都是逗着玩的呀!以后妹妹不这样了……

挪动胖呼呼的身子,媛媛转头对着灰灰,破涕为笑;我若是能出来,看我把你的窠穴抓烂……

她们一起昂哈,昂哈的笑了起来。

媛媛若有所思,向灰灰说:上回你说要帮我的呀,逃出这些铁棒棒围成圈圈,可是,我到那里找吃的呀,嫩竹、蕃薯、野果、泉水……没有水喝,我怎么咽得竹笋啊,还有……。

灰灰,机灵灵的望着媛媛:媛姐你说吧,妹子听着。

你不要取笑我,我厌倦这栏圈里的生活!我多想去原始森林里散步,跟着你这山爬那山,找溪涧喝流淌的清泉,啃鲜活的竹笋!不稀罕人们给我喂食子!

灰灰听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:姐姐!妹妹想到办法啦!

什么办法?媛媛急问。

帮你逃出来的办法呀。灰灰很得意。

快讲出来,我要听!

啃,啃断铁棒子,你就逃出来了。

啷咯啃?

偏着头,横着啃呀!灰灰很起劲的啃咬起来。媛媛也学着样子,裂着大嘴啃,叮咣、叮咣不停。

媛媛,怎么啃不断,又咬不破哟。

灰灰:姐呀,你别急,磨磨牙再接着咬呀、啃呀!我们叫“啮齿”大家族,会啃善咬,要天天啃咬,终有啃断铁棒儿的时候。

媛媛和灰灰咬着、啃着,竹树林里长久响着叮咣——叮咣的啃咬声……

信息来源:系统管理员 | 责任编辑:系统管理员